回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我社动态 > 新闻详情

《全民参与社区设计的时代》:如何设计和谐社区 2017-09-18

194

浏览

《全民参与社区设计的时代》,[日]山崎亮著,海洋出版社2017年6月出版

■奚望

有多少居住在高档社区的人知道邻居姓甚名谁吗?在许多城市,我们为什么经常会看到道路“开膛破肚”、刚刚建成不久的建筑物又被拆掉……

这些问题究竟源自何处?

由海洋出版社刚刚出版,被誉为日本“社区设计第一人”的山崎亮所著《全民参与社区设计的时代》一书提供了全新的社区设计理念。

社区建设需全民参与

日本的“自闭”“抑郁”“孤独死”“无缘社会”“高龄化社会”“一些城市的街区越来越冷清”等社会问题日趋严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薄,似乎生活在被隔断了的社会之中。东日本大地震后,许多人对关系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认识。日本人口的减少以及财政收入的减少,意味着重视硬件设施的时代即将结束。

传统的空间设计理论和方法已无法完全解决这些问题,时代的变化需要新型的“社区”。

山崎亮将自己的工作定义为“设计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系的工作”。通过社区设计将居民凝聚在一起,全过程参与,打破社区孤岛的瓶颈,重塑邻里社交和建设新型社区。

山崎亮将社区分为“地缘型社区”和“主题型社区”,并指出,“室外空间”与“主题型社区”有机结合起来,对于人口进入负增长时代的街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社区设计的工作是建设全民参与型的社区,促进既有社区团体之间的合作协议的形成,同时改变政府职员对“公共”的定义,在面对公共事业时平等地考虑全民参与和政府参与的方式等。以此突破专家和蓝图式规划思维,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纳入未来的空间设计方案之中。山崎亮称“社区设计工作中的80%与政府有关”。

一边听取意见,一边推进设计

在山崎亮看来,哪个地区具有参与意识的市民越多,哪个地区就越容易诞生创新性的事业。要通过社区设计的方法,设计一个让当地居民发现自己街区的问题,并进行整理直至最终解决的过程。“个人一旦全部寄望于政府,政府方面也会有一种自己无法应对市民全部要求的不安感。”他认为,公共设施的设计需要一边听取居民的意见,一边推进,而不是仅由专家们来商讨设计的相关事宜。

山崎亮将社区设计分为听证、研讨会、团队建设和活动支援4个阶段。

听证,即倾听在该地区进行活动的人们的心声,让对方了解“社区设计师”究竟是一群有着什么样想法的人。

研讨会,首先进行场景设计。社区设计与其他设计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不能将自己所想到的东西原样传达给参加者。

研讨会通常采用KJ法(日本川喜田二郎提出的一种质量管理工具)、头脑风暴法和世界咖啡等方法。

山崎亮称自己是“付签(贴纸)职人”。一张张贴纸正是KJ法不可或缺的武器。研讨会上参加者将各自的特征、课题、提案等写在不同颜色的贴纸上,然后进行分类整理,最终找出“最适答案”。

团队建设,项目确定后首先要决定项目负责人,并组建实施团队,确定主角、配角、女角和丑角等。

活动支援,即社区设计的最终阶段,就是对建成的团队进行活动支援。

社区设计带来的思考

在“豆瓣读书”上,可以看到一些读者对山崎亮的另一本著作《社区设计——重新思考“社区定义”,不只设计空间,更要设计“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的留言。有网友认为,图书“跳脱设计本身,转为发掘人性。将设计融入其中,以社群力量解决社会问题”。还有网友点评:“当中国还停留在城市管理与规划的阶段,日本的社区营造和社区、社会设计已经如火如荼。从上到下的权利关系被自力营造所替代,建立起在当地的联结,打造居民理想中更舒适的社区。”

笔者曾考察过长江三角洲地区多座二三线城市和古镇,感受是个性化和原汁原味的东西少,而复制品多。甚至唯有在日本的京都、奈良才能寻找到我们业已失去的中国元素。

作为社会的基础单元,社区和谐了,才会有整个社会的和谐。“社区设计师”通过倾听居民的需求,并反映到空间规划和设计之中,无疑将减少未来的空间社区所带来的隐患,发展中的中国需要适合自己国情的社区设计理论和方法。


作者: 奚望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7-09-18

热门新闻榜 更多

视频专区 更多

找回密码

换一张
下一步

密码重置邮件已发送到您邮箱,请查收

确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