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出版动态 > 新闻详情

学术出版的后OA时代 2017-06-27

581

浏览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教授杰弗里•比尔在2012年开了一个名为“学术开放获取”的微博,上面列出了一份全球“掠夺性”出版商的黑名单。从那时起一直到今年初的5年间,他访问过全球数百位学者和学术出版高层,实时更新黑名单上的期刊和出版商名称。此黑名单受到了学术出版界的极大关注。然而,今年初,因受到来自大学及图书馆方面的施压,比尔不得不关闭微博,删除上面的所有内容。此举在学界和业界引起轩然大波。随后,比尔撰文揭露了关闭微博的原因、学术出版界开放获取运动的衍变及其对学术出版的危害,也对学术出版的未来趋势作了展望。

他认为,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受婴儿潮一代发表文章需求大增、美元及加元贬值以及新兴研究领域涌现等因素影响,学术出版商不得不提高期刊订阅价格。订阅期刊的涨价以及互联网的出现,共同推动了开放获取运动的产生和兴起。出版商常常要面临如果拒绝采用低水平的来稿就将失去作者出版经费的窘境。由此产生了一大批以营利为目的、放低出版水准的掠夺性出版商。比尔认为,学术出版今日的乱象与没有进行自我调整、允许“掠夺性”期刊野蛮生长、没有形成完整的认证和质量控制体系有关。未来OA刊将转为预印本服务器和Overlay期刊并行的形式,这将消除腐败现象、降低经营成本。

学术期刊涨价的3大原因

1998年,即互联网在学术出版领域发挥作用之前,几乎所有的学术期刊都是纸质印刷的订阅期刊。那时的期刊都有很高的品质,经过同行评议而且有编委会和编辑对内容认真管理。虽然也有几家品质不高的期刊出版商,但是从总体上看,研究人员都心知肚明并小心避开它们。

到了20世纪八九十年代,北美的许多学术图书馆都取消了期刊订阅,这是因为订阅价格上升,而图书馆预算在缩减。期刊提价有3方面原因,一是婴儿潮一代到了写博士论文以获得终身教职的年纪,各期刊开始出版大量的文章来顺应这一市场需求,于是年刊变成了季刊,季刊变成了月刊。出版越多意味着成本越高,尤其是在1990年代初纸质出版的模式下。二是1990年代末美元与加元汇率疲软,许多大型学术图书馆都从欧元坚挺的欧洲市场采购期刊。三是研究人员开创了新的研究领域,这是与婴儿潮一代进入高校担任教师职位是同步的。出现了纳米材料和基因学等新的研究领域,由此衍生出许多新刊。

1990年代中期出现的互联网开启了开放获取运动,这场运动很快演变成成熟的社会运动。为引起媒体关注,OA运动的倡导者效仿了其他领域的做法,将“爱思唯尔”树为敌人。

这场攻击战日益升级。许多人幻想着成为打败假想敌的英雄,如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出版社就是在此背景下于2000年创立的。借助社交媒体,OA运动的倡导者发动研究人员进行电子签名,形成支持OA、反对爱思唯尔的力量。

于是由一些精英人物起草了OA声明,OA机构知识库建成,学术图书馆花巨资获得软件授权,聘请专业人员进行管理,而教师常常忘记图书馆的机构数据库,尽管一方面在享受知名订阅期刊发表文章带来的荣耀,另一方面作品也被以OA形式收录到机构知识库中。然而绿色OA真的具有其支持者宣称的这些优势吗?研究人员没有将文章存储到机构知识库的兴趣,于是OA的倡导者又提出强制存储的政策。

“掠夺性”出版商为利而生

在此背景下,出现了一些专门使用作者出版经费为自己牟利的“掠夺性期刊”,最早出现在2008~2009年,比尔收到大量由从未听说过的、新创立的、涉及研究领域很广的图书馆科学期刊发出的垃圾邮件。比尔将这些期刊制成了一份黑名单,通过Posterous平台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这些期刊出版商比起商业道德、学术道德和出版道德,更看重金钱,组成学术出版的这3大支柱很容易被用金钱拿来交换。

自从掠夺性出版出现以来,有数以万计的研究人员通过在这些期刊上发表文章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及其他资格证书、学历证书,获得了教职、升职和工作,这些期刊对来稿有更低的采用标准。

学界和业界对掠夺性期刊的认识都很迟钝,因为还在沿用掠夺性期刊出现前使用的评价体系,许多期刊评委几乎还是自动接收手稿,另一个原因是研究人员在出版前,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考查,才能选出最适合的期刊。因此常常会把手稿错投到掠夺性期刊。

所有的金色OA刊都面临利益冲突:出版越多的文章,就会获得更多的收益,但也常常面临来稿质量不高但可以带来收益的两难抉择。这种冲突常常是学术出版持续衰落的核心症结。

许多大学向他们的老师和研究学者推荐这份黑名单,因此,掠夺性期刊的负责人常常要求把自己从这份黑名单中剔除,或者采取一些不当举措。有些掠夺性期刊,尤其是大型期刊对比尔的作品、职业道德、能力进行攻击,还有一些期刊向比尔所在大学的校长和其他管理者发邮件,因此大学校长不得不劝说比尔关闭微博。一些常常被高品质期刊拒稿、却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表文章的作者都成为这类期刊的支持者。

西欧有许多大型掠夺性出版商,专门接收被爱思唯尔、威立、牛津大学出版社等高端学术出版社拒绝采用的稿件,从中牟利,这样的掠夺性出版商现在越来越多,他们之间会相互竞争,来争抢低水平文章背后的金钱。

比尔认为,掠夺性期刊常常会使用听起来或看起来合法的期刊名字,或者与一些知名期刊在名称上可能只差一个词。

像伪科学一样,这些出版商从表面上看跟合法的出版社没什么不同。一些OA出版社,即使不在英国,也要雇佣有英格兰口音的发言人,去参加学术会议,与其他出版商交谈,在展馆租个展位,甚至参与主办一些小型会议。他们加入出版商协会,做几场以开放获取为名头进行捐赠的秀,说服一两位诺奖得主成为期刊编委,却不用他们做任何工作。

比尔也曾制作过一份白名单,上面列出了值得信任的期刊出版社。但他指出,白名单也有不足之处,他在整理白名单时常常会无意识地把掠夺性期刊包括进去,或者这些期刊在被列入白名单后又转为掠夺性期刊。一些研究人员会寻找并在这类容易出版的期刊上发表作品。因此,白名单反而成为培养掠夺性“付费出版”期刊的温床。

学术出版未来两大形式

学者普遍认为,曾经令人骄傲的学术出版业正在快速下滑。学术出版正在分崩离析,金色OA出版模式的出现,并没有为出版商提供足够的资金来维持高品质科学期刊的运营。很多情况下,由作者付费出版的期刊只是一个资源库,作者付费将他们的文章转化为PDF格式,并上传到网上。

比尔认为,学术出版的衰落有其自身的原因,学术出版一直未能自我调整,它允许掠夺性期刊出现,甚至野蛮生长。学术出版没有认证体系,没有质量控制体系,许多支持出版的机构,如基于DOI的参考链接服务系统Crossref就对掠夺性期刊带来新的收入表示欢迎,这些出版商拉低了学术出版的水平。

在OA期刊出现之前,学术出版领域由各方默契遵守君子协定而正常运转,大家都一致同意在研究和出版的各个环节保持高水平的一致性。而现在,随着“掠夺性出版商”和串通一气的作者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败坏了学术交流的风气,这个协定被废弃了。

比尔认为,未来的学术出版,预印本服务器和Overlay期刊(即从知识库中提取学术论文,是一种基于知识库的服务,同时以OA刊的形式出版)将发挥重要作用。由arXiv.org 发起的预印本服务器的数量不断增加,服务的学术领域也不断拓展。与高品质的学术期刊相比,预印本服务器的经营成本不高,尤其是他们不用去管理同行评议或进行编辑。他们对文章只进行最低程度的审查,即考查研究人员是否偏离科学共识,而不是从论文的层面审查。从OA期刊向预印本服务器的转变,将消除作者费用及由此滋生的腐败现象。

而每个学科领域的Overlay期刊将选出最佳文章,每月或每季度呈现在相关的预印本服务器上,服务器上将发布一个目录表,列出精选文章和链接,以及期刊热点事件。每本Overlay期刊的编委,也是该领域的专家,都将选出研究方法完备、新颖,对该学科领域举足轻重的预印本。

比尔表示,发布黑名单后,他受到最严厉的攻击来自图书馆馆员。因为比尔指出OA出版模式的缺点,因此遭到学术图书馆的攻击,许多馆员并没有告诉老师掠夺性出版商设置的陷阱。因此,比尔认为,不只是学术出版业需要改革和自我约束,图书馆馆员也需要直面问题,用真诚的态度对待来图书馆寻求帮助和提供建议的老师。

 


作者: 陆云 来源: 中国出版传媒网 发布时间: 2017-06-27

热门新闻榜 更多

视频专区 更多

找回密码

换一张
下一步

密码重置邮件已发送到您邮箱,请查收

确定
关闭